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那是因为没有选对平台!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0月15日 18:10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房生活的高光时刻,从遇到租客网开始!

还记得《北京女子图鉴》,女主搬了9次家,从第一套老乡的科研所职工宿舍到高中同学的某高档小区地下室……到最后一个人住视野超好的高档公寓,简直是进阶版毕业生租房史。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生活的不易。租房,成为当代毕业生不得不正面对抗的难题。笔者作为亲生的“深飘一族”,也是毕业以后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换过4次房子的人。在深圳生活最大的痛,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堵车”,也不是“被人挤的鞋子都掉了的地铁线”,对于租房的人来说,最大的痛大不过“押一付三”,租房子成了毕业生们过不去的坎。还记得之前吐槽大会上,李诞吐槽逃离北上广,说到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会不会是深圳引进人才的手段呢?”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看着深圳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当笔者费劲千辛万苦拿到offer,以为心怀梦想,就可以在深圳这所大城市开展一番事业,大展宏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却在高昂的租金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现实摁在地上摩擦,在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换了4次房子,每一次租房都可谓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第一次租房是因为着急找工作,在平台上认识了个二房东就很草率的签了合同,合租,去了之后才发现是间隔断房,隔音效果极差,隔壁住了一对情侣,每天的晚上吵架的声音大到隔着三层楼都能听见,我整个人被折磨到失眠,直到二房东也找了个女朋友住进来,我终于不堪其扰,下定决心搬家。第二次搬家仍旧是合租,这次的房子虽然隔音,但是架不住室友奇葩啊!大半夜喝多了酒又吵又闹,早上又霸着洗手间半天不出来,我这个暴脾气…..还有就是一对爱做饭的小情侣,动不动就把冰箱装满,我连个鸡蛋都塞不进去,真是欲哭无泪,只得感叹,奇葩天天有,今年特别多!最惨的是第三次,只租了三个月,房东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把房子卖了!让我提前搬出去,结果交房又出了问题,墙壁回潮房东执意认为是我损坏了墙壁,要我把墙补好才给我退押金,补就补吧……好不容易买好了漆抽空找了个休息日去补墙,发现房东把门锁换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直接带着我的押金人间蒸发了,打电话给警察说是经济纠纷需要起诉法院,维权道路实在是无比艰辛。直到我第4次搬家,押金仍旧没有退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我的第4次租房是在租客网,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一次租房,我向往已久的单身公寓,坐北朝南采光好,再也没有跟别人合用卫生间的窘迫了,最重要的是押一付一拎包入住,实在不要太爽哦!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颠覆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这些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毕业租房大军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拎包即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租房最难心的事儿!另外,租客网联合国内市场各大诚信中介,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毕业生们,尚未配妥宝剑,转眼便是江湖。愿大家能够褪去青涩和棱角的同时,在租客网里能够找到自己欢喜的一隅,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2020年07月31日 12:05

租客网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公司?

租客网(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我们是通过对租客在房屋租赁市场中的需求进行整合开发,通过公司服务质量保障体系获取客户的信任,从而达到建立客户价值需求为核心的客户关系信息管理平台,深度开发衍生服务产品以达到公司获取服务价值的目的。

2020年05月12日 13:43

快递柜收超时费,丰巢陷入两难困境

本篇文章7373字,读完约19分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极点商业评论,作者丨杨建钊,编辑丨刀疤姐丰巢快递柜,再一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这一次,是因为它将从4月30日开始,在全国启动会员制服务:丰巢将对滞留快件的非会员用户在超时12小时后超时后收费0.5元/12小时,3元封顶;会员则每月5元,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次数。简单总结就是,以前免费的丰巢快递柜,要收超时费了。这个消息,对已宣称为110余城市、超2亿用户提供无接触交付服务的丰巢快递柜而言,带来的利弊恐怕难以平衡——可以预见,它将面对众多用户的抱怨、吐槽甚至投诉;但同时,这又是它玩命烧钱扩招过程中,减少巨亏的重要一步。相信丰巢在决定前已做出预判。毕竟,格格、速递易、日日顺乐家等早已开始对超24小时的快递收取每天1元的保管费。真正问题是,以解决“最后100米”派送问题而诞生的智能快递柜,在过去几年快速扩张后,不仅“被签收”、“未经同意而入柜”等不规范现象层出不穷,而且迄今也为找到任何有效商业模式。用户快递员两头收费目前,外界对丰巢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快递员在放入快递柜时,已经付费过一次了,在购买快递时已支付快递费的用户,为何还要再次付费?二是其他快递柜大部分都是免费24小时,丰巢却缩短了一半,堪称行业最贵。在虎扑,一个有关“丰巢快递收费”的投票,截至目前已有1.6万人参与,接近75%的用户表示“不合理,以后快递送上门”,只有21%的用户认为丰巢收费合理。相比是否收费合理,更多网友反对的是,按照《邮政法》规定,快递必须按照名址投递,但这一行规在现实中几乎不存在:随意签收,未经允许放智能快递柜等违规行为已成常态——哪怕,使用快递柜并非每位消费者的主动意愿。“极点商业评论”走访的情况证实了这一点。4月29日上午,在成都几个小区的丰巢点位,3个小时内,陆续有顺丰、申通、圆通等快递员前来存放快件,但提前打电话与用户沟通的不到四分之一,大部分快递员都是直接将快件放入丰巢、日日顺乐家等快递柜后,短信通知用户。“没办法,我每天要负责附近200多单快递,如果每位用户都送货上门或打电话沟通,那么就要花几百分钟,根本没法完成派单。”对此,一位快递员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因为很多人白天上班,他们只好先将快件存放丰巢等快递柜,在短信通知,等收件人晚上下班后再来取。“确实从4月30日开始,如果不是丰巢会员,超过12小时就要收费0.5元。”在这位快递员看来,他更希望用户能直接签收快件,因为放入快递柜,就意味着需要自己支付快递柜的“保管费”。他表示,目前丰巢存储柜分为大格、中格、小格三种,其中大格每次收费为0.4元,中格、小格每次收费0.35元。速递易、日日顺乐家等“保管费”和丰巢差不多,每次在0.3-0.6元之间。“快递公司不会报销这笔费用,都是我们自掏腰包。”他颇为无奈的表示,快递员按单计薪,自己每单配送提成也就1元多,给丰巢的保管费几乎占了提成的三分之一。一位业内人士就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丰巢此次推出“会员服务”,以及将免费时间缩短为12小时别有深意——丰巢不仅是想双向收费、两头收钱,而且还希望加大用户端收费的趋势。“对上班时间长或加班的人来说,基本上每个快递要付额外的费用。”但事实上,根据“极点商业评论”了解来看,如果未经允许存柜,消费者是完全可以拒付这笔费用的。一位对电商有十多年观察的资深律师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享有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若快递员已征得收件人同意,将快件存放于快递柜,并明确约定由此产生的费用由收件人承担,则应“按约履行”。但若快递员未征得收件人同意,就将快件存入快递柜,那么就侵害了收件人的知情权、选择权,收件人就没有义务为此付费。“事实上,快递员将快件存入快递柜,是快递员和丰巢之间达成的协议,由此产生的费用,不管是快递员,还是丰巢承担,都并不涉及收件人。”上述律师表示。巨亏之下,“穷疯了”的丰巢值得注意的是,丰巢并不是第一次试图向用户收费——去年10月,有用户发现在使用丰巢快递柜取件时,需要支付1元钱赞赏才能取货。虽然丰巢随后表示,这一赞赏并非是强制的。问题是,“跳过赞赏”按钮被设计成灰色,并放置在屏幕最底部不显眼的位置。这样的设计显然是丰巢有意为之,网友们纷纷指责丰巢是“穷疯了”。在外界看来,在向快递员收取保管费之后,还出现了对用户的“诱导收费”,以及“行业最贵收费”或者“每月5元会员”,其实背后,都是丰巢巨亏之下,“穷疯了”的焦虑有关。根据此前公开资料,截至2018年5月31日,丰巢资产总额是63.11亿元,而负债总额却高达17.32亿元。同一时期,丰巢经营数据也令人大跌眼镜:前5个月的总营收为2.88亿元,净利润亏损为2.49亿元。去年12月,丰巢还进行了一次让业界看不懂的工商变更,注册资金直接从25.4亿减少到11.67亿元。有财经观察人士彼时表示,一般来说,企业都是采取增加注册资本金的行为,丰巢反其道而行之,除非是危机远超外界想象。对背靠顺丰大山的丰巢来说,这种处境恐怕是之前难以想象的。2015年6月,顺丰、中通、申通、韵达、普洛斯五家企业共同投资5亿元,创建了丰巢。2017年1月,丰巢获得25亿元A轮融资,拉开了它疯狂的烧钱扩张之路,随后短短一年时间,丰巢就完成了2万组智能快递柜的布局。2018年1月,丰巢获得20.7亿元的B轮融资。截至2018年底,已累计获得融资超过55亿元,并收购了竞争对手中集e栈,通过烧钱,市场占有率迅速达到了40%到50%,稳居行业霸主地位。问题是,融资有多快,亏损就有多高。从成立开始,丰巢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到2018年末,其累计亏损已超过10亿元——难以仍受巨亏的大股东也选择了逃离,据“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最新数据显示,包括鼎晖、普洛斯、圆通等10家公司在内的股东已退出丰巢,联合发起人名单中只剩顺丰。对于亏损原因,丰巢CMO李文青曾表示,主要是增设新快递柜所致。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丰巢快递柜超过7.4万组。在业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快递柜是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前期成本很高,一组快递柜的成本价为1.2万元以上,加上在小区、写字楼、学校等地方设柜,还要支出进场费和租金,以及柜机日常维护等费用,布置一组普通的快递柜,初始成本就在4万元以上,且费用是在不断产生的。这是一个投入大、回本难的行业。此前曾想加盟丰巢快递柜的李峰(化名)就说,一个社区安装下来加上各种费用,投入就是几十万元。李峰称,目前快递柜主要盈利模式是向快递员收取“保管费”,一组100个格口的快递柜,使用率假如每天都是100%,按“保管费”0.3元-0.6元算,一个月收入才一千多元,收回成本要三四年,且还要考虑设备维修、升级等成本。而且,相比其他行业不一样的是,这是一个运营成本,不随规模扩大而成本减小的行业,因为场地租赁费每个小区都不一样——“场地租赁费,具体要看每个小区物业,有些物业费用是固定的,有些因为其他快递柜想进入,也就年年水涨船高。”“靠存取保管费永远无法实现盈利。问题是,也没有找到任何其他商业模式。”李峰说,考察再三的结果,是他放弃了这门生意。难找“活下去”的商业模式▲图片来源:运联传媒其实,亏损的不仅是丰巢,还有它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速递易——根据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3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信息显示,有投资者如此问三泰控股董秘:速递易发布的贷款信息显示,目前亏损马上进入负资产了,融资了2年没有一点进展,速递易再亏下去会不会倒闭,速递易成立已经8年了,这么多年一直亏损,还能找到盈利模式吗?对于这个尖锐问题,三泰控股董秘没有直接回答。其实也难以回答。因为,作为全国覆盖面积大、时间早的智能快递柜,速递易在2014年造就了三泰控股的暴涨神话,并成功的将其市值推向百亿元。但又迅速将其拉下神坛,推入深渊,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0.38亿元、13.04亿元和1.97亿元,并在2017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三泰控股被迫在2017年8月,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引入中邮资本等三家战略投资者,并将项目更名为“中邮速递易”。作为国内智能快递柜两大巨头之一,丰巢与速递易“穷疯了”的现实窘境,与智能快递柜诞生后的预想蓝图完全不一样。根据“极点商业评论”了解,作为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之一,自2010年中国邮政设立第一台智能包裹投递终端后,智能快递柜市场就在一路“狂飙猛进”。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主要企业设立智能快递柜25万组。有报告预测,到2020年,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人民币。过去几年,智能快递柜基本形成了快递系、电商系和第三方企业三大阵营。快递系以中邮速递易、丰巢为代表;电商系以菜鸟、京东为代表;第三方企业多为快递运营管理公司,如近邻宝、格格货栈、日日顺、1号柜等。问题是,对智能快递柜而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各玩家普遍处于亏损状态,靠烧钱来占领市——智能快递柜主要收入来自快递员支付的“保管费”、用户“超时费”及增值服务收益,收支并不平衡。而且智能快递企业还在扩张中,必然要继续烧钱。其中,最让丰巢们失望的是增值服务。“实际上,丰巢、速递易们早就把快递柜作为一种智能媒体来定义,试图通过增值服务来赚取利润,以及从广告收入上寻找盈利点,但最终发现相比运营成本,都是九牛一毛。”成都一家代理丰巢、速递易柜体广告的广告公司负责人徐万强(化名)说。目前,一些丰巢智能柜的机身、显示屏上,会有一些平面广告和视频广告。而增值服务主要是丰巢快递柜的诸多功能,比如:存包、欢乐送(闲置物品转出和领取)、手机回收、丰巢特惠商城等——可现实是,除了存取件,其他功能用的人,几乎没有。“此前各家布点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从整体上看,纯粹就是为了跑马圈地。”在徐万强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智能快递柜与社区、物业乃至电商其他环节,其实是一个完全隔绝的现实局面,谈不上什么运营效率,就像一个孤岛悬在社区、街道里,无法联动物流其他环节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更别提形成生态效应。但与此同时,为了扩大市场和规模效应,丰巢们又不得不烧钱跑马圈地——导致扩张越快,亏损越大死循环后,企业也就难以看到活下去的希望。事实上,目前除了有阿里支持的菜鸟明确宣布继续免费外,其他快递柜如何生存是一个最大问题。有业内人士就表示,与前几年纷纷布局相比,因为没有好的盈利模式,智能快递柜纷纷退场——目前只有丰巢还在增加布柜,像速递易、收件宝、日日顺等早就不增加柜子,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更何况,丰巢们还面临着社区便利店、代收点的竞争压力。作为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的另外一种选择,社区便利店、代收点从未放弃与智能快递柜的争夺,而且,这些社区便利店代收点一般不存在向用户收费的说法。对丰巢而言,它还面临着一个更大问题。其最大靠山顺丰日子也不好过:相比2017年的3000多亿元市值,顺丰股价在持续走低后,市值目前仅为2000亿元。最新财报显示,顺丰一季度净利润9.07亿元,同比下降28.16%。而顺丰的最大隐患在电商,单单是顺丰电商的董事长,在6年间换了7个,迄今仍然巨亏——加上2020年疫情的冲击,瑞幸事件的连带影响(瑞幸是顺丰同城的客户),丰巢还能得到多少来自顺丰的支持呢?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为了活下去,丰巢无疑对向用户超时收费,特别是每月5元的会员制报以最大期望。会员制是目前互联网企业增加用户黏性、提高营收的重要方式之一,但对丰巢而言,最大问题是:有多少用户,愿意在服务缩水的现实下,还甘心付费成为会员呢?或许,智能快递柜和共享单车一样,表面上看是门好生意,它在未来也可能会成为社区基础设备之一。只是,在现阶段,很难看到它顺利走下去的希望。

2020年04月30日 11:10